解氿

Pepper spray

[AM] / [Brolin] Destiny 『1』

[AM] / [Brolin]

前世今生AU。

源自笔者某日深夜的一个诡异脑洞。

Colin即梅子,Bradley是转生而来的Arthur。

他们自己演自己。

OOC预警!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Chapter 1

 

大概已经是一段非常漫长的岁月,即使是最伟大的巫师梅林也无法准确记得他究竟等待了多久。

事实上他送走亚瑟很长一段时间之后都无法接受国王离去的现实——和心理上的无法接受相比,身体率先做出了无法适应的回馈。常年早醒的生物钟驱使他在天蒙亮时醒来,下意识想着要给亚瑟准备早饭和沐浴的热水——让这个菜头国王人被分离恐怕也要费上不少劲。而当他意识模糊的起床后,才意识到已经没有必要再做这样的事,这样的想法总是令他瞬间清醒。对亚瑟的思念就像冬季阿瓦隆湖彻骨的寒潮,缓慢的渗在梅林的骨髓。

白日里他会做各种各样的努力去消磨时间。虽然他总是回避承认,但是当他失去了亚瑟,或者说失去了“亚瑟王的仆人”这一职业后,便惊觉自己的确无事可做。他开始努力回忆自己在遇见亚瑟之前的人生是如何度过的。但是更悲哀的是,他发现那段本就少到可怜的记忆灰扑扑的蒙了尘土,根本无法遇见亚瑟之后相比。那时候他很年轻—过于年轻了,冒失的闯进了盖乌斯的小屋,又愣头愣脑的去保护一个可怜的小侍卫,最后不幸的惹上了傲慢自大的小王子。那个春天实在是太亮了,一切都在发光。梅林发现自己每当回忆起那段经历,记忆里亚瑟耀眼的金发甚至能够灼痛自己。莫甘娜还是善良美丽的公主,格温对他说我不喜欢亚瑟我只想一个能与我相配的爱人,而亚瑟,那时候的亚瑟只是尚未成年的王子,他的肩膀尚且没有担负起后来的重量,一个没有经历过父亲离去,独担重责,亲人爱人友人的背叛的少年。

后来,命运之神让梅林与他同生共死。他陪着亚瑟跋涉荒原深入险林。命悬一线的次数多到数不清。但有一件事梅林从未有过怀疑,他为了亚瑟而生,他的魔法,他的所有,都为亚瑟所用。多少次在潮湿的森林里,亚瑟的帐篷中点亮的篝火便是能够让梅林安心入眠的存在。太阳、森林、草地、燃烧得劈啪作响的树枝、深夜的露水,这些都构成了梅林记忆里亚瑟的味道。

梅林记起来,亚瑟曾经说过,如果不是国王了,希望能在农林间拥有一小块地,和自己过着平平凡凡的人生。说这话的时候他是一贯傲慢的讨人嫌的贵族做派,“当然梅林要在我身边,不然谁来干活。”

这么想着,梅林便当真耕起块地。他圈了一片菜园,开始仔细研究蔬菜的耕种。他想着好好种植这片农田,等到丰收的季节也许亚瑟就会回来——不用等到丰收,春夏季他就在田野边种植各种各样的花,就算亚瑟在那时候回来,也一定会很喜欢。有了这样的念头,他倒是有了几分干劲。白日里甚至有了几分期待。不过很多事情并不遂人愿,比如有一年,一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毁掉了这一年他所有的努力。梅林尽了全力也没能挽回这些枯萎的植物。他蹲在田垄边,抓着衣角告诉自己不能哭。

他在这个村庄里呆了很多年,直到隔壁那个咿呀学语的小女孩嫁为人妇,而她的孩子又白发苍苍。梅林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呆的太久了,总得出去走走。既然哪里都没有亚瑟,那就随便去哪儿,去哪儿都行。


存梗。

脑海中有一个画面。漫天飞舞的大雪里,男人拿着枪,麻木的对着永生的爱人。


他的死是给他的一份厚礼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四九城,大雪凛冽,有人在戏台上粉墨登场。

 

黑瞎子歪头笑道,“小花,开枪吧,最后一折戏,台下的都等不及了。”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十五岁的时候他便叫他解公子,抑扬顿挫的语气,倒是被生生听出调笑的意思。那时候解雨臣已经摆脱了幼时女孩的外表,出落得很有几分公子如玉的味道,斜斜撇去的眼底有敛不住的风流万千。他道,齐先生,您可真是折煞我了。他的变声期度过得很平稳,声音像某个夏夜有风吹过的树林。他闭着眼睛亲吻时,睫毛像雏鸟颤抖的羽翼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暗戳戳屯稿。

【黑花】我本是长白山一颗千年的芹菜 [ 2 ]

发奋图强是是必须的,让自己人模人样也是必须的。

 

黑瞎子在各种绿化带上挪来挪去,观察行人的装束。他是上帝创世以来最聪明的芹菜,很快摸清了混入人群的要领。

 

剩下唯一的问题,就是身而为芹菜的贫穷,让他无法通过正常手段获得一身衣服。

 

黑瞎子想得很开,毕竟不穿衣服会影响市容,吓不到人,吓到花花草草也不好。于是他把自己摊开,小心翼翼的钻进了商场的门缝。


他冷静的窜进了商场中的塑料花圃。

 

花圃里的塑料水仙正在睡觉,冷不防感觉身边有什么在蹭来蹭去。

 

水仙花一睁眼,警觉道,“你哪儿来的。”

 

黑瞎子用两根叶片抹了抹自己脑袋顶上的花叶,“从远方来。”

 

水仙花又问,“你要去哪儿?”

 

黑瞎子甩甩花叶,“到远方去。”

 

塑料水仙花觉得这根天外飞芹太有逼格了,简直帅爆了。

 

天真烂漫的塑料水仙花从出生开始就这个商场,对它而言最远的地方也就是商场尽头的安全出口。所以它对这个装逼满分的黑瞎子充满了好奇。

 

“远方是什么样的?”

 

黑瞎子被问倒了,但他不能露怯。于是他用侧面的茎叶勾了勾水仙花的花顶,讳莫如深,“我们来做个交换,我就告诉你。”

 

片刻之后,黑瞎子便混进了高定店面的装饰盆。趁着店员安置装饰盆的功夫,黑瞎子看准了他们的后脑勺,腰部一使劲儿,就将花盆扣了上去。

 

当黑瞎子换了裁剪合身的西装走出店门的时候,店员还昏迷着。黑瞎子略带歉意的翻了翻他们的钱包,略带歉意的顺走了几张纸钞,吹着口哨走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感谢看官。

【黑花】我本是长白山一颗千年的芹菜 [ 1 ]

长白山很白,芹菜很绿,黑瞎子很黑。

 

其实黑瞎子也没那么黑,因为他是一根绿油油的水芹菜。

 

这颗水芹菜受到长白山千年积雪融化的浇灌,又得到了日月精华的滋养,它,成精了。

 

周遭的生物都对这颗成精的芹菜很好奇。讲道理,既然都成精了,为什么不伸出手伸出腿,美滋滋的做人?

 

人参就是这样羡慕的问他。

 

黑瞎芹晃了晃脑袋上的菜叶,“做人哪有做棵芹菜自在。”

 

人参撇撇嘴,没说话。这疯芹菜。

 

黑瞎子虽然不喜欢做人,但也喜欢到处溜达溜达。一颗芹菜,一流的掩人耳目。他窜上了一辆大卡车,背对着人参晃晃叶子道别,觉得自己实在是潇洒极了。

 

黑瞎子窜上卡车,窜进菜篮,窜到人脑袋上,窜进人裤腰带里,终于窜过高山大海人山人海,窜到了德国。

 

他一猛子扎进了德国的土地,歇了几天,发现自己变得更绿、更壮了。

 

他思索了一会儿,恍然大悟。

 

老子基因变异了,老子以后就是西洋芹了。

 

他挥了挥肥硕的叶片,觉得自己实在是帅得令人发指。

 

现在的黑瞎子,是一颗见过世面的西洋芹。而面对来来往往听不懂的德语,他忽然有点惭愧。

 

上进心这种东西,都是在一瞬间被激发的。黑瞎子决心发奋图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挖个坑。脑洞感谢基友。



解雨臣年少时,还未修炼出后来道上闻风丧胆的凌厉与狠辣。他规规矩矩的站在解家宅院的海棠边,戏腔婉转水袖玲珑。那时候一转头,便会有一个戴着墨镜的年轻男人,闲闲的交叉着长腿倚靠在墙角看他,嘴角尽是调笑与玩味。解雨臣戏腔未尽,索性拿捏着调子斜斜抛去一句,“先生可好?”

一眼便已万千风流。

海棠花尚好,那人那时的眼睛也尚好。他拍拍手,走过来的姿态里有收敛的野性,甚是倜傥。

“长恨春归无觅处,不知转入此中来。”

从小逸说出的那一句:你们别看黄其淋镜头前很闹,其实他私下是个很安静的人。
他身上的种种迷人的矛盾点就都能说通。
该说是过于早熟所以摸清了偶像的形式法则,还是一个天生爱豆呢。
一直觉得黄其淋是一座岛屿,他活成了一整个生态圈,他自己就是恒温器本身,所以他是一个不需要别人的眼光,不需要别人定义的人。

少年偶像容易走偏的点也就是在这里。因为要红,要获得别人的认可,久而久之便活在别人的目光下,真实的自我在没有形成的之前就缺失了。

而黄其淋不是这样。他不需要在意别人怎么想,他太聪明也太游刃有余。这就是我,愿不愿意追随我是你们的事。做偶像是我乐意,遵守偶像行业的规则是我乐意,离开前公司是我乐意,跟着黄锐吃苦也是我乐意,千金难买我乐意,你们不乐意也别逼逼,要逼逼也别逼逼到我眼前,烦。

因为忠于自我,所以游刃有余。
聪明与强大并济啊。
黄其淋。

丁程鑫终究在这一场名为黄宇航的劫难里挫骨扬灰。他很骄傲,在黄宇航面前也毫无掩饰自己的骄傲,经常把狐狸尾巴翘到天上,尾巴尖还会蹦着黄宇航的脸。14岁的丁程鑫想,你不会离开我的,你会永远在我身边的,你是我的黄宇航。后来,15岁的丁程鑫,16岁的丁程鑫,之后很多年的丁程鑫,会经常想起,时不时想起,偶尔想起,是不是自己做错什么,自己的黄宇航才会这样义无反顾的离开。骄傲的丁程鑫说不出挽留的话,但那年圣诞夜,他还是忍不住在后台拥抱了他的少年,直到有人提醒还有摄像机,他才惊慌失措的放开。他们之间已经不可言说,已经变得拘谨,可是那又如何,他向来是无法无天恃美行凶的丁程鑫,他想黄宇航一定会原谅自己的,他想,黄宇航,我喜欢你,你不要离开我。
然后呢,然后黄宇航还是离开了。丁程鑫没有去机场送他,他躺在自己房间的床上,想着自己也没那么难过嘛。
一点都不难过的,好强的丁程鑫照常继续今后的生活。家族有了新的小朋友,没有了黄宇航和黄其淋,他成了公司的大哥。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他的身上,而他常常会在舞蹈教室一个人跳舞到很晚,甚至一次醒来时是在舞蹈教室的镜子后面。那天他醒来时是黄昏,公司的人都走得七七八八,他睡懵了醒来时第一句话竟然是,黄宇航你为啥子没得叫我嘛。说完他自己也愣住了,这种无法无天的语气他已经很久没有说出口过了,他是稳重的大哥丁程鑫,他没有撒娇的权利了。然后他哭了,当泪水滴到他的手背他才意识到自己哭了,他想靠真丢脸,他想黄宇航你滚吧你这个傻o,他想我真他妈想你啊黄宇航。
怎么就走散了呢黄宇航。
丁程鑫撒了慌。
丁程鑫很难过。
丁程鑫觉得自己难过的快要死掉了。
他一直以来刻意封存的回忆在这样一个寻常的午后终于倾泻而出。神明慈悲,夕阳平等映照在世人身上,有的是人美满和睦,也有的是人流离失所,没有人在意这样一个15岁少年渺小的悲恸,他握着拳头趴在舞蹈室的地上大哭,公司空荡荡的,阳光也是,冷漠而慈悲。

Dawid Planeta

神明看见了一切。

【三国】一些cp与名句的契合度

专注于等级考的环烷烃:

#身无所长的作者翻了摘抄本的产物#


#大部分标明出处,没有出处的……来源基本为知乎或者微博或者其他,侵删致歉。#


#虽然我什么都吃但是……也只写了一部分中意的cp#


#有点虐……大概#


#仅表个人观点#


以上


——


#曹荀#
眼睛为他下着雨,心却为他打着伞,这就是爱情。
——泰戈尔《吉檀迦利》


只是他听不到他心里的话。但凡说得出口的,不外要他好过点。
——李碧华《生死桥》


我那时还不懂,不懂自己可能迟早要伤害一个人,给他以无法愈合的重创。在某种情况下,我的存在本身就要伤害他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国境以南太阳以西》


如果我捉不住他,留不住他,我会让他飞。因为他有翅膀,有选择属于自己的天空的权利。
——村上春树


是不是别过头去,你就感觉不到我的深情?
——饶雪漫《离爱一个功的距离》


爱是想要触碰又收回手。
——塞林格《破碎故事之心》


两个人在一起,纵使交好,可到底是两个截然不同的灵魂。在沸腾的同时,难免会灼伤彼此。爱与被爱,都需要一种天赋。
——辛夷坞《浮世浮城》


故人笑比中庭树,一日秋风一日疏。
——《将饮茶》


有一次,我梦见大家都是不认识的。我醒了,却知道我们原是相亲相爱的。终有一天,我梦见我们相亲相爱了,我醒了,才知道我们早已是陌路。
——泰戈尔


“吵到最后,我们什么都骂出来了 就像一对不共戴天的仇敌,我们互相太熟悉了,因而我们刺向对方的刀刃格外锋利,弹无虚发,沉重地打击了对方。”
——王朔《过把瘾就死》


在你还没有说话的时候,我就知道你要说什么。我可以在一百个人的脚步声里,听出你的脚步声。
——余华《世事如烟》




#曹郭#
希望你可以记住我,记住我这样活过,这样在你身边呆过。
——村上春树《挪威的森林》


有一种爱情,是插在心上的刀。
——莫言《生死疲劳》


一个人爱什么,就死在什么上。
——老舍


上帝会把我们身边最好的东西夺走,以提醒我们得到的太多。
——《四根羽毛》


我情愿做个犯错的人,也不愿错过你。
——《似水年华》


一个人无法预见未来,这也许是一件好事。
——阿加莎·克里斯蒂《无人生还》


如果你过得不幸福,我所做的一切才是徒劳。
——东野圭吾《嫌疑人x的献身》


我以为,我已经把你藏好了,藏在那样深,那样冷,昔日的心底。我以为只要绝口不提,只要让日子继续地过去,你就终于终于会变成一个
古老的秘密。可是不眠的夜仍然太长,而早生的白发,又泄露了我的悲伤。
——席慕容《晓镜》


某天,你无端想起一个人,他曾让你对明天有所期许,但是却完全没有出现在你的明天里。


失去他之后,我才明白我对他的爱究竟有多深。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念他。只有靠想念他,才能支撑我活下去。我感觉他的身影一直陪伴在我的身旁。无论我走到哪里,他都是和我在一起的。我一直在怀念我生命中最幸福的一段时光,除此之外,我什么都不想做。除了回忆。我一无所有。
——茨威格《断头王后》




#丕司马#
当年我离开他时,把离开形容成是换地方,我要防止自己使用各种引发情绪的词语。
——赫塔米勒


我把我整个灵魂都给你,连同它的怪癖,耍小脾气,忽暗忽明,一千八百种坏毛病,它真讨厌,只有一点好,它爱你。
——王小波


“爱一个人会是什么感觉?”
“你想起这个人会有心疼的感觉。”
——迟子建《世界上所有的夜晚》


为什么选择你?这个问题的答案很长,我需要用一生的时间来回答你。
——《人间四月天》


其实爱情是有时间性的,认识得太早或太晚都是不行的,如果你在另一个时间或空间认识我,这个结局也许会不一样。
——《2046》


我们就到此为止,仅此而已。而且,永远停留于此。
——杜拉斯《广岛之恋》


我什么也没忘,但是有些事只适合收藏。不能说,也不能想,却又不能忘。
——史铁生


经过才知道结局,人是懂得回忆的动物;寂寞是因为失去,很多事当时只道是寻常。




#策瑜#
人永远不知道,谁哪次不经意的说了再见之后,就真的不会再见了。
——宫崎骏《千与千寻》


你看这个人,嘴里说喜欢我,又让我这么难过。
——南康白起《我等你到三十五岁》


他像是肺里什么地方扎进去了一根致命的针,浅一些呼吸时可以不感到疼,可是每当他深深吸进去一口气时,便能觉出那根针依然存在。
——爱丽丝门罗《逃离》


你从远处聆听我,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。
——聂鲁达《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》


告别时都爱强装洒脱,告别后都在强忍想念,躲得了对酒当歌的夜,躲不了四下无人的街。
——卢思浩《离开前请叫醒我》


一个人自以为刻骨铭心的回忆,别人也许早已经忘记了。
——张小娴《流波上的舞》


我不怕死,一点也不怕,只怕再也不能看见你。
——余华《第七天》




#昭师#
如果有来生,我要做你永远无法割舍的亲人。
——三毛


别把我留在没有你的地狱。
——艾米丽勃朗特《呼啸山庄》


他不在了,那么所有的记忆也将不在了。
——威廉福克纳《野棕榈》


然我不介意别的,但我真的很介意牺牲你。
——《流金岁月》


当我站在大殿里,觉得非常的难过,我总觉得,应该是两个人站在这里。
——《春光乍泄》


你如何去对一个你从来都想象不到会失去的人说再见。我没有说再见。我什么都没有说。我只是静静的离开。
——《蓝莓之夜》




后记
门前若无东西南北路,此生可免悲欢离合情。


明明最喜欢的是丕司马,然而不知不觉在曹荀和曹郭那里写了好多(:з」∠)_
感谢看到这里【鞠躬】